崔 建 邦 事 件 – 何 必 非 黑 即 白?



我承認,我是厭惡崔建邦的。

這和他打女人沒有關係,老早就討厭,沒存在一沉百踩的成份 。

先說,只是為了申報。

崔君打人消息傳出後,「民間法庭」自然討論熱烈,『賤男打人』、『0靚模駁上位』等言 論不絕於耳,大抵就是分成「挺男」和「挺女」兩派的。

當中誰是誰非,是有人『先撩者賤』,又或有人『自衛出手』,至今只有他倆才知。說不定崔生可能傷得更重,己糟漒水淋面,正回老家韓國急救不定。然而,這都是兩人的『閨房事』、縱使有引起公眾興趣的新聞價值而上了各大A1、C1版,卻找不著有公眾知情權的地方,確是不足為外人道,再瞎猜糊說就變八婆。

網民︰
『明眼人一睇就知條女駁上位,做宣傳!』

我想說的是,挺男的哪一邊,大部份人都以『條女擺明駁上位,做宣傳!』為論點,以「厚黑心理」去解釋行為,解讀事件,結案陣詞,推翻一切,是愚昧極至,未經大腦 。

事實上,「駁宣傳」和「有被打過」是兩件獨立的事。有人「被打」了,才做就出「做宣傳」的機會。絕不能因為當時人有「另類得著」,「報警時有化粧」等「眼紅因素」,就草率「柯南」上身,斷言整件事皆為『冤案』。

別理女的有否「因禍得福」,報警時有否「順勢宣傳」。本來無一物,就由「鉸剪腳」開始 ,惹得一身蟻,與人無尤。



沒有留言: